Untitled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於是未完

※除非有更多的想法,否則估計不太會有後續



利威爾兵長,調查兵團直屬於埃爾溫團長之下,身高略低於平均值,但砍殺巨人的技巧與氣勢十足,人稱最強人類,實質上卻是一個有著異常潔癖與主婦行事風格的怪人。

實質上是……會背負起下屬的犧牲,將沾滿部下鮮血的雙手握緊刀柄,用更猛烈的攻勢削掉巨人後頸的一位上司。

他從不用軍階壓人,而是要求部下做出不會後悔的選擇。

也因此,看似最不近人情的利威爾兵長,實則比任何一個人都要通情達理,並且意外地,會看重每名士兵的願望。

我希望自己的太太與孩子能有足夠安穩的生活。然後利威爾就將遺物中幾個比較值錢的家當給戰死的部下寄了回去,順帶附上了從自己並不算多的薪餉中所撥出的其中一部份,用來予以撫卹的補貼。

我沒有甚麼家人,但是這匹馬陪了我很久。於是利威爾只要有空,就會親自去馬廄,幫牙齒已經有點鬆動的老馬刷毛,順帶餵牠幾根蘿蔔。

看不到親手種下的珍貴種子發芽,是我唯一的遺憾。而後利威爾天天都去普通士兵寮的後院澆澆花,在差點要淹死這得來不易的奇花異種之前讓韓吉給阻擋了下來,然後終於等到那幼苗抽芽茁壯,繼而開出花苞,艷麗綻放的樣子。

類似的例子多不勝數,而利威爾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知道要求部下做出選擇其實也是一種逼迫,因為他逼他們選擇了,才導致部下的戰死。某種意義上,他也是使部下致死的一員,如果他能像埃爾溫一樣聰明的話,也許這些人還會死得有價值一點。

也許還會死得更光榮點,或者至少不用死得如此慘烈,只剩下殘缺不全的斷肢或者內臟暴露、腸子拖了滿地的可怕模樣,上頭還裹著巨人那黏稠噁心又令人反胃至極的唾沫與胃液。

利威爾並不是甚麼多愁善感的人,卻也不像表面上的冷血無情,他所能做的只是完成這些人的願望,讓這些士兵們至少可以比較沒有遺憾地離開。

又或者,得以比較坦然地面對死亡,以及直接面對巨人時的恐懼。

看過太多生與死的瞬間,利威爾已經不像當初那麼計較於瑣碎而無謂的小事,例如跟不懂事的新兵對著幹甚麼的,一旦想到對方可能連壁外調查的第一天都撐不過,就會覺得跟對方較真也沒甚麼意義,畢竟他可能下一秒就死了,懷著恐懼而亡。

所以利威爾總是告訴他的下屬,別做會後悔的事,而是選擇不會後悔的那個去執行。實在是帶著遺憾而死去的表情他看過不下數百張了,每一年每一年,像是螻蟻一般,在轉瞬間便輕易地被巨人給踩踏至死。

別做會後悔的事,而是要做出不會後悔的選擇。利威爾總是這麼說,而當艾倫聽見了他的忠告時,那麼兵長可以跟我交往嗎,他這麼問道。

可以跟我交往嗎?利威爾依稀看見了某個女孩的影子重疊在艾倫的身上,明明身形完全不像,個性也截然不同,但是在面對利威爾時的表情卻都是帶著相似的敬畏與仰慕。

差別在於女孩未能將自己的好感傾吐出來,而利威爾連問及她最後的願望為何的時機都沒有,當看到的時候,女孩的臉已經因為死亡過久而僵直發白了。

或許她也是想這麼問我的,但是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利威爾想著,行,然後他看著臉上有些期待卻也同樣寫滿了不安的艾倫如此說道。

行。就像多次的壁外調查般,利威爾從來都無法預知當下的選擇究竟是好或壞,他只知道,這點要求若不同意的話,那麼之後不只艾倫會帶著遺憾死去,甚至就連利威爾本身,也會一直想著,如果當初答應了那傢伙就好了,因而抱憾終生。

行。利威爾本人對於艾倫所抱持的想法其實與戀愛完全無關,但他聽見自己予以答覆時話中的沉著,行,他最後這麼說。

真的嗎!!?艾倫的表情先是滿臉的不可置信,而後才在利威爾的白眼下反應過來其話中的真實性。

怎麼,你有疑問?利威爾皺著眉說道,納悶著是自己沒甚麼戀愛經驗,以至於做了錯誤的答覆,或者是由於艾倫是個巨人,於是反應自然不同於常人。

不、不是的!艾倫連忙澄清,匆忙之間還咬到了自己的舌頭,令利威爾想起了曾經的部下也常常幹出這種蠢事。只是因為……抓著後頸的艾倫靦腆地笑笑,不覺得兵長您會同意罷了。

為甚麼不認為我會同意,利威爾的眉頭蹙得更深,而艾倫將這樣的反應錯認為是在發怒,那是、那是由於、我是個男的嘛……

你是男的又怎麼了,我也是男的啊。

就因為兵長您也是男的,所以才……

所以才?艾倫呦,你認為像我們這種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會去介意世俗的目光嗎?

不……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那麼我換個說法好了,你會因為驅逐巨人是一件被人認為愚蠢到幾乎不可能辦到的事,因而放棄去做嗎?

不,我絕對會去做。

那麼,利威爾露出讚賞的笑容,就做吧,重點是你自己究竟想做些甚麼。

是的!艾倫欣喜地回應,結果忘記了要去探詢更加根本的問題。

總之,兩人正式交往了起來。

交往究竟該是怎麼回事,說實在的利威爾自己也不甚明白,被人傾慕並不是沒有過,卻多止步於此,似乎大部分的仰慕者都在暗戀的階段就先壯烈地陣亡了,於是意外的,這個最強人類居然可以說是毫無戀愛之經驗;而艾倫就更不用說了,一直以來都是個勇往直前的笨蛋,能察覺到自己的心意就已經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除此之外怎可能會有甚麼戀愛經驗。

於是乎,明明是正式交往的關係,卻分毫看不出有甚麼進展。

唯一明顯的差別僅在於,兩人會在彼此分別出任務之際,互碰一下對方的臉頰。

爸爸每次出門遠行的時候,媽媽都會這麼做,艾倫在第一次這麼做之前先行解釋道,雖然不知道實際上的交往是甚麼樣子的,但是若是在一起的話,做這樣的事應該是很自然……的吧,舉例說明的艾倫最後附上了一個不大確定的補充,還是說該去問一下阿明他們或者韓吉小姐與團長等人呢,但是會不會得到一個隨便的答案啊……右手托住了下頦的艾倫難得謹慎地思考著,兵長您覺得呢,想了想還是先確定一下年長者的意願再說。

無所謂,就照你說的那麼做吧,利威爾無可無不可地答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只有小鬼才會這麼認真地去思考吧。

欸、欸?完全不用考慮嗎?艾倫吃驚地反問著,這種時候愈發佩服起對方的果決,萬一兵長覺得這樣的碰觸很噁心呢?

那種事,利威爾雙手環胸看著淨長個子卻沒長膽子的艾倫,總得先試試看才知道吧。

那、那我不客氣囉?艾倫小心翼翼地問道,看著眼前比自己矮了十公分的上司,略顯緊張地咽了咽口水,接著才將雙手按在了利威爾的肩上,慢慢地,慢慢地前傾,將臉湊近了對方的臉頰,然後很輕很輕地,擦了一下又快速退回。

對、對不起利威爾兵長!連半秒都不到,艾倫迅速地將右手舉到了胸膛,邊行著最敬禮邊閉著眼大喊,方才失禮了!

喂……聽著比平常更低沉的聲音,艾倫緊張到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只能死死地緊閉著雙眼,聽從發落。

剛才根本連碰到沒碰到吧,艾倫連訝異的反應都來不及做出,胸口處一股力道便猛然將自己下拉,不是要碰臉頰嗎,當這句話真正被大腦理解並吸收的時候,艾倫才感覺到自己的左臉頰的顴骨處傳來一點被甚麼東西給壓著的感覺,以及一點點的,略為粗糙的觸感。

不是媽媽更顯光滑而柔軟的臉頰,卻也不是爸爸那帶著鬍渣的刺麻感,而是正值壯年卻也經歷風霜的最強人類的臉龐。

兵長……艾倫突然覺得有點哽咽,我可以、抱著您一會嗎?

啊啊。

然後艾倫緊緊地,卻也輕輕地摟住了利威爾的雙肩,像是想守護,也似是想依賴,迷迷糊糊間,他隱隱約約地明白了自己選擇了利威爾的理由。

……因為這個人、是強大到不會輕易死去的。

因為這個人的強大,感受到了利威爾輕拍在背上的力道,艾倫模糊地想道,是可以信賴的。

對於過去的留戀,對於未來的徬徨,也許自己只是想在這個搖擺不定的現況中,尋找一個得以依憑的支柱罷了。

我果然,不知不覺間,艾倫已然淚流滿面,還是一個小鬼啊。

只有認清了自己的模樣,才能真正明白過去的自己是有多麼的愚蠢。

那一天,艾倫終於知曉了自己的不足,以及自己曾經有多麼自大之事實,讓之所以會說他急著送死,這點他也逐漸明白了。

由於有著明確的目標,因而必須筆直前進甚麼的,這種想法過於單純也天真得可笑,事情並不是他一廂情願著蠻幹就能順利進行的,有的時候,或者說大多數時候,就是得迂迴著來,以退為進,方能順暢通行。

總覺得艾倫近來變得成熟了呢,由於女巨人事件而一躍成為調查兵團重要人物的阿明,某次在會議中途的休息時間說道,該怎麼說,不像以前那麼……阿明看了眼艾倫,斟酌著修辭,那麼……那麼急躁了。

是因為兵長的影響嗎……阿明思考著,卻沒敢說出口,然後在艾倫『也許是因為利威爾兵長吧』這樣的答覆下困擾地看向臉上立刻堆滿不悅的三笠。

啊,就知道三笠她會……很是頭痛的阿明苦思著該怎麼安撫青梅竹馬的女孩,卻是訝異地只聽見了一句『那個臭矮子』便沒了下文。

和一開始剛得知艾倫與兵長交往的那時候完全不一樣呢,想起當初幾乎是整個狂暴化的三笠,阿明不由得苦笑,誰不好選,偏偏選了那個人……但是艾倫的決定是無可動搖的,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就算三笠再不高興也沒用。

若非如此,我們也不會待在調查兵團裡了。即便這樣的選擇並非最正確的選擇,即便他們所面臨的,往往是最無法讓人忍受的殘酷的真相。

然而,所謂正確的選擇,不是只有在結果出來之後才能明白的事嗎?

在每一步都是險著的情況下,有誰敢自大到能說出,現在的自己所做出的每個抉擇,全都是正確的呢?

僅僅能做出,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如此而已。三笠也明白這點,同時她也知道艾倫選擇了利威爾的理由,所以她也只能在一旁看著,不甘心地看著。

看來離三笠真正釋懷的那天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啊……聽見少女沒能忍住心頭的不滿、再度言明若是艾倫沒能被好好對待的話絕對會幹掉那個矮子的阿明乾笑。

利威爾兵長對我很好啦,艾倫撓了撓臉繼續說道,倒是我常因為沒搞清楚細節而常常給他添麻煩,就連韓吉小姐都在說別再讓兵長給我收爛攤子了。

艾倫……阿明頓時滿臉黑線,這可是火上澆油啊,秀恩愛甚麼的……總、總之,你們的交往還算順利吧!甫一出口阿明立刻悔得腸子都青了,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三笠的怒火難道只有我感受得到嗎!?被夾在青梅竹馬中央的阿明淚目。

啊啊,現在我已經可以將清掃工作完成到不會讓兵長挑剔的地步了!

咦?欸?啊???看著雙眼發著光的艾倫,阿明不由得傻眼,我問的應該是交往順不順利吧……嘛啊,算了,糾結無果的阿明扯出了一個不知能否算是微笑的微笑,你覺得沒問題就行。

我不管了,阿明果斷地放棄去思考這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玩意了。

反正,阿明嘆了口氣,這也不是我這個外人能管得著的事。瞄向從會議室踏出的利威爾與埃爾溫等人,預見到接下去又會是一番大眼瞪小眼場面(主要是三笠與利威爾之間的),阿明覺得乾脆將心思都放在作戰方針的擬定上,才不枉費團長對於自己的信任。

但是……走向埃爾溫準備開始繼續討論戰術之際,阿明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還是有點擔心啊,從小一塊長大的兩個青梅竹馬,似乎都是單方面地對著另一個人抱有好感,而做為箭頭指向的最末端、那個最強的人類……對於艾倫,又是怎麼想的呢……由於當初是自己鼓勵艾倫去告白的,因此會格外關注這兩人之間的發展,但是事情的走向卻不是自己所預想的那樣,阿明沒想過利威爾會這麼順勢地答應了艾倫,以至於對於兩人像是順理成章的關係感到格外的不安。

若是兵長那時拒絕了艾倫,或許會是好事……打從一開始,阿明就和艾倫抱持著相同的看法,他們都不認為利威爾會應允,單純覺得告白至少可以了卻一樁心事,但是演變成了現在這樣的狀況,卻讓阿明感到有些無所適從而憂心忡忡起來。

利威爾兵長並不是甚麼壞人,甚至是一個相當明事理的好長官,即便如此卻依然做下了這樣的決定,是否意味著,兵長自己也感到了迷惘呢……阿明想問,但是這種話題卻不是他能提起的,萬一讓艾倫也質疑起來,或許會讓這樣的信賴關係崩盤也說不定。

畢竟,阿明蹙起了眉頭,艾倫或許還不能理解,最強人類再強,也依然是一名人類的事實。

……也可能只是我想多了吧,看著高興地和利威爾說著話的艾倫,阿明不確定地想道。

沒有仔細思考過便做出的選擇……會導致怎麼樣的結果呢……再度步入會議室的阿明在門扉闔起前往後方看了最後一眼,利威爾正在摸著艾倫的頭,而後者又是靦腆又是得意地笑著,被晾在一旁的三笠則對此沉默地怒目而視。

感情用事甚麼的,若是只有我自己這樣就好了…………直到當天的會議結束,他們都用過晚膳,也簡單梳洗過,全都躺到了床上時,無意識望著由外投射自窗內的月光的阿明兀自思考著。

人免不了有軟弱的時候,即使是那個利威爾兵長——倒不是說兵長貪生怕死甚麼的,而是那種似乎總是處變不驚的作風,讓人很難將軟弱一詞與他聯想在一塊——但是,就算是那樣的人,阿明想道,也依然有著對於嚴峻的現實感到疲乏的那一刻吧。

畢竟連哀悼的時間都失去了。

連品嘗悲傷的餘裕也沒有,遑論去思索那些……那些對自身而言……或許窮盡一輩子……都無法得到解答的,疑問。

因為沒有最正確的答案,所以一定要靠自己去思考,卻又由於沒有時間、或者有意無意地逃避了,以至於得不到那個正解,因而抱持著疑惑,並且產生了迷惘,而這個迷惘甚至是他本人都沒能覺察的。

該怎麼做呢?阿明不禁也感到了迷惘,由於艾倫的巨人身分,使得艾倫與利威爾兵長的關係並不能等閒視之,而又因著阿明身為艾倫的友人,因此也不得不被牽涉在一個必須步步為營的狀況裡。

現在連阿明也有了選擇權,但是比起之前,他卻更加不敢輕舉妄動了。


 
评论(9)
热度(3)
© IInkblot|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