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 戀艾風暴

※前篇請戳→

※之所以叫「續」是因為我不想之後還有3甚至4(喂)

※應該要是讓艾的卻只是讓→艾這樣的走向甚至是讓馬可或馬可讓啥的我會說嗎!

※嗯我盡力了!(玩脫意味)






讓下了很大的勇氣才願意承認他喜歡艾倫的這件事。

至於為什麼連承認自己喜歡一個人都得需要勇氣,一是他的自尊不允許,二是他的前任意中人暨現任情敵三笠。

然而,不管怎麼說讓都還是一個爺們,喜歡就是喜歡嘛,怕誰了(即便他這次還真怕了)。

總之他去了,雖然那離去的背影壯烈得堪比被指派去與一群巨人(極有可能是奇行種)作戰。

但他仍然是一名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不管怎麼說(即便他的身高與體重之比例都不及三笠與艾倫,他仍舊是一名男子漢,不管怎麼說)。


「喂,艾倫。」

踱步到了艾倫的身旁,讓極力裝出滿不在乎的語氣。

「幹嘛?」卻因為緊張過度而使得他露出了一副想找碴的表情,因而得到了艾倫毫不客氣的一記回瞪。

「你、你、你、」

「我?我怎樣?」

「你這傢伙啊——」讓拖長了聲音,以藉此給自己的壯舉緩衝著。

——快說啊讓‧基爾施泰因!此時不告白是要等何時才告白!!!上吧!鼓起削掉巨人後頸肉的勇氣上吧啊啊啊啊啊!

暫且將自己仍未與巨人打上照面的事實擱到一邊的讓燃起了十二萬分的鬥志。

「啊啊?」

「——真是讓人討厭啊!!!!!!」

「吭啊!?是想找碴嗎你!?」

啊,初戀果然是……已經不能用寬面淚來形容的讓在心裡瀑布淚著。

——無疾而終的。

已經忘記這壓根不能算是初戀的讓,替自己第二次萌生旋即(因為自己的愚蠢而)夭折的戀情之苗點上了一根蠟燭。


……這樣也好。

頹喪坐在了台階上的讓不置可否地想道。

好處是從三笠的刀下保住了自己的後頸……甚麼的。

「至少生命安全暫時獲得了保障……」很有阿Q精神的讓自我安慰道,雖然他一點都無法為此高興起來。

實在是太不甘心了,就連屢次輸給了艾倫都沒有這麼不甘心過。

……一定是因為,我並沒有真正努力過吧。

僅僅失敗了一次就龜縮在一旁怨天尤人——並沒有看輕自己,卻也從不對自己自視過高的讓並不認為當個凡人有甚麼不好,但是——相對於此,艾倫那傢伙卻在我光顧著抱怨的時候,拚了命地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著。

……說討厭他其實也是真的。

明明都是同樣平凡的人,卻憑甚麼這種資質不比自己要更好的傢伙居然能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然後拉開了與自己之間的差距。

「我真是、蠢得要命啊……」

魂魄從口中飄出了一半有餘的讓無神地望著遠處的藍天白雲,兀自恍惚著。

「讓?你怎麼了?」

就在此時,有某個人幫他擋住了那耀眼得有些過火的日射,朝他友善地問候。

「馬可……」讓乾笑著,不知該如何解釋他的困境。

——要告訴他我喜歡上了艾倫嗎?不,這也太驚人了點,還是跟他說我想告白卻失敗了?不,這未免太丟人現眼……

「有甚麼困擾的話我可以幫忙聽聽喔?」

相對於讓的糾結,馬可則是一副任憑差遣的模樣。看了看坐到了自己身旁後也開始跟著曬起太陽的馬可,讓想了想,最後問道:

「……有甚麼方法可以讓我快速變成強者?」

要讓艾倫注意到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變得比艾倫更厲害了吧。某種意義上也相當單純的讓一個勁地思考著。

「欸?我以為讓已經夠強了?」回想起讓在同期之間的排名,馬可略顯驚訝地問道。

「還不夠啊……」讓苦笑著,比起三笠、萊納、貝特霍爾德與阿尼等人,他仍然差得遠了。

……至少,也得比艾倫更強才行。

「讓真是拚命呢。」馬可笑道,「果然是因為艾倫的關係吧。」

「不、怎麼可能是因為那傢伙、」讓連忙搖手澄清。

「因為有像艾倫那樣的人存在,讓也才因此想要變得更努力吧。」

「啊……說的是那個啊……」還以為被識破了……

「?不然你以為是哪個?」

「不、甚麼都沒有!」

「是嗎?」馬可困惑地看了他一眼。「不過,我是真的認為讓很強啊。」

「……怎麼說?」

「能對著教官大聲說出自己志願是要前往憲兵團的人,不管怎麼想都必須要有很大的勇氣啊。」

「那個嗎……」事後回想起來只覺得滿屏黑歷史啊……讓覺得有些黑線。

「是啊。」馬可頷首,「即便我認為不論是立志前往憲兵團或者調查兵團哪個都好,然而,一旦身在了訓練兵之中,要說出自己更想去憲兵團甚麼的,對我來說其實很難啟齒呢。」

「會嗎……?」

「會喔。」馬可重重地點了頭,「特別是在艾倫發出了那樣的宣言之後,總覺得若還是說出想去憲兵團的這種話,會被認為很沒有志氣啊。」

「我倒覺得艾倫那種只是趕著去送死……」

「也只有讓敢對他這麼說吧。」馬可微笑,「所以我才認為能和艾倫那樣的人吵起來的讓也是個很強悍的人。」

「……」

「或許讓覺得自己還差了一大截,但是,若要我選擇的話,我會希望自己的上司是像讓一樣的人。」馬可苦笑道:

「艾倫也好,三笠也罷,雖然都是戰力絕倫或者鬥志強韌到能帶動士氣的類型,但是他們可能永遠都無法了解,對一個平凡人而言,他最想要的是甚麼吧。」

「……是甚麼?」

「那是,」馬可頓了頓。

「想要平安存活下去的念頭啊。」


——所以我更樂於追隨讓這樣的人喔。

腦海裡依舊回放著馬可最後所說的話,不斷反芻咀嚼著話中真意的讓邊走神邊四處溜達著。

如果我喜歡的人其實是馬可就好了——哀嘆著遇人不淑(?)的讓挫敗地想道。誰不好喜歡,偏偏、偏偏……

「啊,是你啊。」

——偏偏喜歡上了這傢伙甚麼的——

「啊、嗯……」

隨便兜兜轉轉也能遇見艾倫這傢伙,讓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身上是否被強制安裝了全自動導航,讓他無時不刻都能鎖定艾倫的所在,並無視本人的意志而自主前往。

「有事?」

或許是馬可的安慰起了效果,感到不那麼自卑的讓此時總算較能平心靜氣地對待耀眼光芒減弱不少的艾倫。

「剛剛、」為著自己咬到了舌頭而不得不放緩說話速度的讓頓了頓,「剛剛,真是抱歉了啊。」

「啊……?」

「其實你、並不是甚麼討厭的傢伙、」抓著自己後腦勺的讓覺得非常不自在,若不是為了那一點都不必要的自尊心,只怕他早就腳底抹油先跑再說。「倒不如說、還、還挺不錯的……」

……我盡力了。讓萬念俱灰地想。

比起說喜歡甚麼的,能對著當事人道歉就已經是極限了。

馬可我對不起你……給自己點上了十根蠟燭都不只的讓恍神想著。

「……你吃錯藥了嗎?」

「喂!那甚麼『快點去看醫生吧』的表情啊!」讓簡直哭笑不得,告白不成也就算了,為甚麼還得被喜歡的人給鄙視啊!

「因為你這傢伙今天真的很奇怪啊。」這麼說著的艾倫將手貼上了讓的額際,「奇怪,沒發燒啊?」

——救命!!!

十根都不只的蠟燭開始以四根四根的方式成批聚合著,變成了一塊又一塊的生日蛋糕。

「喂?讓?」

——就連生日到來都沒有這麼好的福利啊!!!

內心除了『哇啊啊啊』依然是『哇啊啊啊』的讓‧基爾施泰因被簇擁在自己與艾倫身邊飛舞的生日蛋糕們給搞得暈頭轉向。

「我、你、」

「吭啊?確定沒事吧讓?」

「——果然還是很讓人討厭啊啊啊啊啊——!!!」


於是這樣的戀愛風暴貌似會繼續糾纏不清地無限輪迴著。











__


後來艾倫對讓的態度有改善了……從『這傢伙總和愛我對著幹』轉變成『這傢伙總是忘了吃藥別和他較真』這樣的方向。

稍微參雜了點微博設定……四根蠟燭會合成一個生日蛋糕喔![蠟燭]


馬可小天使……[蠟燭]


 
评论(2)
热度(9)
© IInkblot|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