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爾兵長的憂鬱

早晨。

利威爾班的眾人慣性地聚集在了兼做為用餐處的會議室裡,討論著每日上午的開會議程以及今日作戰模擬方針,偶爾穿插一下調查兵團的內部八卦等等的閒話家常。

搭配著這悠閒愜意的是烤得鬆軟的麵包,以及在調查兵團中可稱得上是絕品的高級奶油暨頂級咖啡,這樣的早晨顯然甚是美好。

但美好時刻也只到此為止。


拿起咖啡杯正準備要喝的前一秒,利威爾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話:

「對了,我今天的胖次是粉色的。」

「噗——!」

「兵——長————!?」

「那個兵長居然——!?」

「是真的嗎利威爾兵長!?」

連被噴濺出的咖啡給弄髒的臉頰與衣物都無暇顧及,利威爾班的成員一個接著一個激動地追問。

「當然是假的。」

始作俑者慢條斯理地啜了口咖啡,這才注意到大家臉色不對勁:

「怎麼?我開玩笑很奇怪嗎?」附帶一個正經到讓人無從吐槽起的表情。


「不得了了!埃爾溫團長!那個兵長、利威爾兵長他居然開了玩笑!」

事發後的半小時不到,調查兵團第十三任團長埃爾溫收到了來自於利威爾班的越權緊急報告。

「啊,看來利威爾有好好地聽進去呢。」

「「「「「吭!?」」」」」

「這到底是——」

「嗯,是這麼回事的。」埃爾溫團長和藹地說。


『利威爾,我認為你的部下們都太緊繃了,偶爾也該讓他們適度放鬆一下。』

事發的前一天,埃爾溫對利威爾如此提議。

『放鬆?比如?』利威爾皺起了眉。

『像是開玩笑之類的。』

『給我定義一下甚麼是開玩笑。』

『嗯……說些平常不會講的話?』


「這就是兵長今天反常的原因嗎!?」

「原本我也只是提提看,沒想到他真的接受了,連胖次是粉色的這句也原封不動地照錄啊,真不愧是利威爾。」

埃爾溫顯得很佩服,但遭受了衝擊的部下們可不這麼想。

「「「「「————原來是您的關係嗎!?」」」」」

齊聲咆哮的結果是,在團長辦公室過度吵鬧的眾人最後被利威爾臭著臉領了回去,所幸仁慈的埃爾溫團長不予追究。


事後。

「所以說小利威爾你的胖次到底是——」

『甚麼顏色的啊』這幾個字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韓吉就被整個砍倒在地,順便被當成墊背給從腳到頭毫不留情地踩過。


**


「就說利威爾你太沉悶啦,做人要懂得如何和別人交流,所以一個好的談資是很重要的。就以巨人來說吧,你可以告訴對方,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考量的話,巨人不具備消化能力這點實在是令人相當驚奇,並且——……」

利威爾無視身旁正聒噪著的韓吉,逕自走進了會議室。

自從埃爾溫提到要讓班裡的成員們適度放鬆的那天起,包括韓吉等人的諸多閒雜人等總是纏著他說這說那的。而為首的埃爾溫也盡可能地試圖告訴他,關於他們是如何跟別人輕鬆對談,將會省下多少麻煩並且造成多大的助益。

問題在於,每個想讓利威爾了解『開玩笑』是怎麼樣的一回事的那些人,總是抱持著『我覺得這很棒所以這個點子可行』的心態。

而倘若他本人的笑點太高,或者說根本不懂何謂笑點的話,此舉無非對牛彈琴。

例如此刻。


「所以?這有甚麼好笑的?」

這麼說道的利威爾兵長,陰沉度增加了二十個百分點不只,使得在『逗笑兵長』的嘗試上慘遭失敗的佩特拉哭著離開了會議室。

「啊……」

「佩特拉她……」

「跑了……」

「被兵長給……」

弄哭了………………

「………………幹嘛?」

利威爾感受到了來自其他人的無聲譴責。


「佩特拉。」總算在最愛的掃除用具室發現了部下的利威爾低聲道。

「利、利威爾兵長!很抱歉讓您看到我這個樣子、」被長官給發現了的佩特拉慌張地想擦掉臉上的淚痕。

「我是來告訴你,剛剛是騙你的。」拍了拍佩特拉的肩膀,利威爾接著說:「其實挺好笑的,那個笑話。」

「真的!?」得到了讚賞的佩特拉喜不自勝,「那麼,請問您覺得哪個部分最符合您的笑點呢?」既高興又雀躍的佩特拉滿心期待著來自於憧憬對象的回答。

「啊、………………」但是對方像是被甚麼東西給勒住了喉嚨一般,突兀地定格了。

佩特拉,再度泣奔。


「呦!利威爾!聽說你把佩特拉給——」

「閉嘴。」

韓吉的背上今天又出現了好幾個身高為160cm的人類特有的鞋印。


**


「艾倫呦……」再度坐在了會議室裡的利威爾雙手交扣,呼喚了室內除了自己之外僅剩的第二人。

「是、是的!兵長!」而做為被監管對象的艾倫只差沒立正站好外加行最高敬禮來表示他的誠惶誠恐。

「你認為一個聽不懂笑話也不會講笑話的人,在面臨到需要笑話的場合時該怎麼應對?」目光並未落在艾倫的身上,直視著前方除了牆壁便還是牆壁的利威爾沉聲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呢。」被指定作答的艾倫小心地揀選著可用的詞彙,偷覷著對方的反應。

——看來是非常在意啊,兵長。

「但是,我認為無論擅長說笑與否,都不會折損兵長您做為人類最強之價值。」

——以及對於部下的體恤甚麼的。

右手握拳壓在了胸口處,艾倫高聲說道:「而我相信大家也是這麼想的。」

少年揚起了笑容,而佩特拉自他的身後帶著一個緊張又靦腆的微笑出現。


之後。

利威爾依然在意得不得了,不會說笑這點似乎成為了他最懸念的部分。於是他後來每隔幾天就會再冒出一些很奇怪的言論,好比「其實我頭上戴的是假髮」、「最近覺得骨骼有點痛,應該是生長期來了吧」之類的話,而已經習慣了的部下們則會說「兵長您又在開玩笑了」、「還是快點讓韓吉小姐幫您檢查檢查吧」諸如此類的回應。

總之,利威爾班變得更加和樂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完)


特典。

「小利威爾你有沒有興趣試一下我最新研發的牛——」

「滾!」

由此,誕生了利威爾兵長新一輪的憂鬱。




P.S.

韓吉後來的興趣促使她投向了奶粉業,廣告宣傳詞是「喝了之後會讓你變得像巨——人一樣高喔!」

而嘗過了該奶粉的某兵長之反應是:「想試試被我削得比侏儒都更矮嗎?啊?」











__


順著基友在微博裡的回應去衍生,然後就跑出了這樣的東西


2013-05-27

 
评论
热度(9)
© IInkblot|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