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艾風暴

某天讓突然發現自己喜歡的人其實是艾倫而非三笠。

「不,我只是想錯了方向,這怎麼可能呢。」

讓的喉嚨深處發出了乾涸的笑聲,而不是他所以為的放肆大笑。


究竟為什麼會導致這樣的結果,讓本人也不甚明白。

只知道在不知不覺間,他關注艾倫的次數變得比起留意三笠的次數更多。

『吶,有誰知道艾倫這時候會出現在哪?』

引發這段糾結的是萊納或者貝特霍爾德不經意提起的一句話。

讓不太記得到底是誰要找艾倫,但反正這兩人總是一塊行動居多,也都和艾倫混得很熟,所以視為一體也無所謂。

『會不會在廚房偷東西啊?』

『只有白薯女才會那麼做吧?』

想到了此時同樣不在場的薩莎,大家一陣轟笑,然後又陸陸續續有人提出了艾倫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只是顯然都不怎麼正經。

『這個時間的話,艾倫肯定在模擬訓練場啦。』

托著腮興趣缺缺地旁觀著眾人笑鬧的讓毫不猶疑地給出了最正確的答覆。

『啊,確實有可能,謝啦,讓。』萊納或者貝特霍爾德的其中一人朝讓揮了揮手致意,『不過你還真清楚艾倫的行程啊。』

——還不是因為那傢伙老是跟三笠在一塊。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對此評論感到不甚滿意的讓不禁皺了皺眉。

比起掌握相較於自己而言,實力更為高強的三笠的行蹤,因為志向很不一般而比其他人都來得更有存在感的艾倫顯然更容易被發現。

——再說了,那樣的傢伙還能出現在哪裡啊,不是在跑圈,就是在模擬訓練場練習砍削巨人的技巧,否則就是在格鬥場和阿尼討教,然後因為訓練過度而被三笠扛了回來甚麼的。

扳著手指細數著艾倫整日的可能活動場域,讓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樣子對嗎,比起三笠的行程,我反而更清楚艾倫成天都在做甚麼啊。

『……好像不大對?』

對於一個自己壓根覺得不對盤的傢伙,沒必要這麼在意吧?

讓初次對自己產生了質疑。


然後是一連串的細思恐極。

說起來最近確實覺得艾倫的臉長得挺秀氣而且眼睛很大甚麼的,導致了自己在這幾次的對幹上頻頻因為關注了錯誤的地方而屢屢被放倒在地,康尼還起鬨著說要來開個賭盤,賭讓會在幾秒之內輸給艾倫。

若要讓本人來說,他會堅稱那是因為他放水了,但是這怎麼也不能說明為何他要在三笠面前表現出這麼不堪一擊的樣子。

話說回來,他已經不太記得上回他在艾倫身旁看到了三笠時,三笠對他警告了甚麼。

在他的腦海中,三笠已經徹底淪為了艾倫的背景,不過是個主人有危險時會跳出來威脅他的影子保鑣。

比起『三笠的頭髮好香好漂亮』、『三笠剛剛看了我一眼』、『三笠抓住了我的手(以避免我傷了艾倫)』這之類的回味,此時的讓想得更多的是『艾倫那傢伙又跟我唱反調』、『艾倫那傢伙又表現出只有他很厲害的鬼樣』、『艾倫那傢伙又輸給了阿尼』、『艾倫那傢伙又把我給扳倒了』諸如此類的事。

艾倫艾倫艾倫艾倫艾倫——他媽的怎麼都是艾倫那傢伙啊!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比我進了調查兵團都更加不可能……』

讓有些崩潰地用手背支撐著額頭,雙眼則無意識地盯著夾雜了灰塵與麵包屑以及各種不知名殘渣的桌縫。

——絕對不可能。

讓在心中如此宣稱,但是腦海中的回放片段變得愈來愈可怕,那畫面像是被人為加工過而開始出現了小花飛舞的粉紅背景,而那場景不論如何切換,艾倫一定位在畫面的正中心處,並且可以特別針對艾倫的臉部進行放大處理。

好比他側面的鼻梁線條,服貼但又略微翹起的髮絲,堪比小鹿的圓滾雙眼,以及在說起自己的夢想時那異常自信的耀眼笑容。

讓開始萬分後悔起為甚麼要讓自己想到這件事。

細思恐極啊。


讓依然維持著以雙手手背撐住額頭的姿勢沉思著。

看起來是沉思,事實上卻是僵硬了也說不定。腦海中對於艾倫的特效加工處理已經遠超過了對於三笠的部分,更別說他所能回想起的艾倫那各種各樣的表情遠勝於三笠的(雖然這有很大原因是出自三笠的各種表情只為艾倫展現)。

要說他逃避現實也好,總之讓試著從側面的角度來為上述現象做出一個中肯的評述。

——一般說來、一般說來啊,這種情況貌似就叫做那啥、喜甚麼的?

喜——打死他都不會說出下面那個字,死都不會。

讓或許自恃甚高,但他絕對有自知之明,意思是他不是個不會注意到風險的笨蛋。

想一下就知道了,如果讓為自己寫出了如下的劇本:『某天我發現自己喜歡的人其實是艾倫。』

『然後,』

『沒有然後了(。)』

真‧BE。

——不對啊我喜歡的人是三笠是三笠是三笠啊我傻了嗎怎麼可能會喜歡艾倫那傢伙!?

讓在心中做出了旁人所看不見的失意體前屈。

——而且誰想得到甚麼見鬼的真‧BE啊!HE才是正當的!我要的是HE!

問題是,跟誰HE?

——跟、誰?

「………………」如果他堅持想要HE的話。「我……三笠……艾倫……我……」

背景音樂響起了破滅的圓舞曲系列。

「……不,我只是想錯了方向,這怎麼可能呢。」喃喃自語的讓直冒起冷汗。

「喂,讓,你還好吧?看你的臉色一直變來變去的,該不會是染上風寒還甚麼了吧?」

但是讓像是完全聽不見旁人所說的話,逕自臉色慘白著。

「我說,你沒事吧?」友善的同期生擔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卻只聽見魂不守舍的讓口中飄出了這麼一句話:

「三笠絕對會削了我……」

「吭?」

滿臉狐疑的同窗與慘遭晴天霹靂的讓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__


這篇姑且叫做戀艾風暴吧,新注音的錯字太棒啦哈哈哈w

要在不崩壞掉讓的情況下寫他的心境變化還真是不容易啊,最後其實挺奇怪的^q^


2013-05-11


其實應該更像讓→艾


※後篇請戳→

 
评论(4)
热度(20)
© IInkblot|Powered by LOFTER